猫咪社区是干嘛的

观狮山书院,如今是妥妥的大唐第一书院,教谕和学员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一万人。

即使是在冬天,书院里头也还是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特别是今天,观狮山书院的第七个学院正式挂牌,更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。

虽然李宽这次没让许敬宗邀请长安城的勋贵官员来参加仪式,但是渭水书院和曲江书院的不少教谕却是受到了邀请。

这么一来,挂牌仪式自然更加热闹了几分。

其实,李宽早就有把化学院从格物学院里头独立出来的念头了,不过一直缺少一个好的契机。

如今雪花膏卖的那么好,让大家充分见识到了化学的魅力,化学院的成立,也就正式的提上了日程。

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,这句话在观狮山书院里头,大家都不会觉得陌生。借着今天化学院成立的日子,我把一些期待和对化学的理解跟大家分享一下。那么想必大家肯定会有一个疑问,化学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为了体现对化学院的重视,李宽自然是亲自参加了今天的挂牌仪式,并且专门上去做了一个演讲。

“化学,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,就是‘变化的科学’的意思。变化是永恒的,静止是相对的。化学的历史渊源,其实是非常古老的,可以说从我们的祖先开始学会使用火,就算是开始了最早的化学实践活动。不管是钻木取火,还是利用火烘烤食物,亦或是利用火来在寒夜取暖、驱赶猛兽,这些都算是充分利用燃烧时的发光发热的化学现象。”

无数的实践证明,李宽的每一个演讲都充满了干货。

但凡是对“大唐皇家科技奖”有点兴趣的人,都会一遍又一遍的研究分析李宽的每一个演讲,从中找到灵感,发明一些新的物质或者现象。

亲切感美女气质清纯街拍美照

如今在化学院挂牌的日子,李宽再次上台发表演讲,众人自然都是聚精会神的听着。

哪怕是曲江书院和渭水书院的人,也不例外。

“从远古时代开始,一直到先秦上古时代,我们的祖先学会利用熊熊的烈火,把黏土制作成陶器;把矿石转变成铜、铁,还学会从谷物中酿造出美味的酒水,给丝麻等织物染上各种各样的颜色。不客气的说,这些都算是早期的化学工艺,但还没有形成系统的化学知识,所以这个时期,只能算是化学的萌芽时期。”

“在此之后,炼丹术的兴起,点石成金的幻想,让我们对化学的认知提高了一个层次。通过各种各样的丹药的炼制,大家积累了种类繁多的各种物质发生化学反应的条件和现象,算是为化学的进一步发展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。这方面,相信在场的一些人应该很有体会。”

李宽说完这话,还专门看了看李淳风那边。

李谚如今被李宽任命为化学院的负责人,李淳风作为李谚的父亲,自然也知道化学院成立的事情。

于公于私,他今天都会过来看一看的。

“之前,通过显微镜的观察,大家发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。其实,除了微生物,各种物质是怎么组成的,又是怎么互相转变的,这里头的东西,也值得大家去深究。”

“就像是蜡烛燃烧,原本固体的蜡烛,燃烧后变成了什么呢?再比如,铁矿石通过冶炼之后,为什么能够产出铁锭?甚至最近长安城里头很流行的雪花膏,又是怎么制作出来的?这里面都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化学知识。”

“今天作为化学院成立的日子,我提出几个猜想,希望化学院的学员们能够不断的去探索,不断的去证实。第一个猜想就是,所有的物质当中,都应该有一种能够独立存在的,并且相对稳定的保持该物质物理化学特性的最小单元,我姑且把它叫做分子,分子是不是存在,就等大家去证实。”

李宽的这话说完,台下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。

根据过往的经验,李宽但凡是在演讲中提出什么猜想,一旦被人证实之后,往往这个人就会是当年“大唐皇家科技奖”最热门的获奖人选。

这种名利双收的机会,谁也不想错过啊。

观狮山书院是培养现代化科学人才的地方,但是并不是培养圣人的地方。

“第二个猜想就是我认为这个世界的所有的物资,都是有一种或者若干种基本的元素组成的。像是铁和铜,可能就是铁元素与铜元素构成的;而像是水,可能就是由其他的一些元素构成的。我希望大家能够证明这些元素的存在,并且找到它们之间的规律。”

李宽虽然也可以直接把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给搞出来,但是这样实在是太过于拔苗助长了,考虑了一番之后,觉得还是不用操之过急。

“至于第三个猜想,其实很简单,各种物资之间发生化学反应,必然会存在一些潜在的规律,我希望大家能够最大限度的把这些规律给找出来。当然,这些猜想,也不是要大家今年或者明年就弄明白,这是不现实的事情。”

李宽倒也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旗下书院目前的科技水平大概是什么一个水准。

在自己不刻意指点的情况下,分子和元素周期表的出现,至少要五年以后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化学院需要在五年后才能出成绩。

知其然,但是不知其所以然。

这虽然不是大家想要看到的局面,但是却不会影响一些物质的生产和加工。

比如最基本的硫酸和烧碱之类的化学物质,李宽就准备让化学院去有限扩大产能。

与此同时,一些实用的化学反应,也可以适当的开一下金手指,先把东西搞出来了再说,原理后面再研究吧。

“阿耶,楚王殿下对化学的理解,可比你那些炼丹术要系统的多啊。”

李谚虽然也聚精会神的听着李宽的演讲,但是并不耽误他跟自己阿耶说话。

“说的好像是你对化学的理解有多深一样。”

李淳风有点吃味的嘟囔了一句。

Tags :